宋平夫人陳舜瑤去世,曾給周恩來當書記員

08-03

今天上午,清華大學校友總會發佈消息,清華原黨委副書記陳舜瑤,因病於 7 月 31 日去世,享年 102 歲。

長安街知事(微信 ID:Capitalnews)註意到,陳舜瑤是中央政治局原常委、中央組織部原部長宋平的夫人,他們在清華園收獲愛情,一同親歷瞭抗日救亡的 " 一二 · 九 " 運動。

陳舜瑤(資料圖)

陳舜瑤是福州人,1917 年 9 月生於濟南,1936 年 9 月考入清華大學工學院土木系學習,1953 年回到清華,工作八年,歷任副教務長、校長助理、黨委副書記。

她的丈夫為中央政治局原常委宋平,兩人在清華園收獲瞭愛情,並參加瞭中國共產黨領導的 " 一二 · 九 " 運動。宋平出生 1917 年 4 月,1935 年入清華大學化學系學習,比陳舜瑤高一屆。

兩人後來前往革命聖地延安,在那裡,陳舜瑤還為周恩來當過書記員。

宋平、陳舜瑤夫婦(資料圖)

1939 年夏,因馬受驚,周恩來摔傷瞭右臂。組織上派陳舜瑤給他當書記員,由他口授,陳舜瑤代他記錄、抄寫、整理有關文稿、文件。

陳舜瑤曾回憶說:" 剛要畢業,中央組織部給馬列學院寫瞭個條子,找我去談話,說周副主席受瞭傷,手不能正常寫字瞭,周副主席口述的話你要記下來,材料要保密——女同志不多接觸人,保密條件好。"

" 到楊傢嶺後,周副主席問瞭我的簡歷,給瞭我一個筆記本,說試試看。先記的是‘八 · 一’報告提綱。他很不習慣地說一句等著別人記一句。他回別人的書信總是一口氣說完,我寫出來。有時他指出口氣不對,就說一句,讓我寫一句。" 陳舜瑤如是說。

陳舜瑤是第一屆全國人大代表。2014 年,正值全國人大成立 60 周年,她在接受《人民日報》采訪時說,自己已經 97 歲瞭,很多事情慢慢淡忘瞭,但有兩件卻是終生難忘。一件是新中國成立,另一件就是一屆人大一次會議召開,並制定瞭 1954 年憲法。

長安街知事(微信 ID:Capitalnews)註意到,宋平與陳舜瑤夫婦非常關心教育問題,多次幫助失學兒童、貧困兒童。比如早在 1994 年 9 月,他們曾通過希望工程,資助過三名失學孩子;1995 年 8 月,還給陜西省山陽縣希望工程辦公室寄去 1600 元,表示要幫助 4 名兒童復學。

宋平、陳舜瑤夫婦與支教青年合影(資料圖)

又如 2014 年 6 月,宋平拄著拐棍,參加瞭一場 " 圓夢 " 慈善助學活動,這是他十八大後首次出現在公開新聞報道中。次年 10 月,他們在北京市西城區的一個四合院,與 " 美麗中國 " 的幾位 "90 後 " 支教老師會面交談。

以下為清華校友總會發的訃聞及陳舜瑤所寫回憶文章——

陳舜瑤學長逝世 享年 102 歲

清華大學 1936 級校友、清華大學原黨委副書記陳舜瑤同志,因病於 2019 年 7 月 31 日在北京逝世,享年 102 歲。

陳舜瑤,女,福建省福州市人,1917 年 9 月生於山東濟南。1936 年 9 月考入清華大學工學院土木系學習,1937 年 12 月在長沙臨時大學加入中國共產黨。1938 — 1939 年在延安中央黨校、延安馬列學院學習。1940 年起,在中共中央南方局宣傳部、統一戰線委員會文化組和南京中共代表團工作。1947 — 1948 年任哈爾濱市女中校長、中教局局長,後在哈爾濱市委宣傳部工作。

1949 年起,歷任東北團委宣傳部副部長、部長、副書記。1953 年起,歷任清華大學副教務長、校長助理、黨委副書記。1961 起,任中共中央西北局宣傳部副部長、甘肅省委宣傳部副部長。1981 — 1988 年任中央書記處研究室室務委員、顧問。第一、三屆全國人大代表,第七屆全國政協委員。

沉痛悼念陳舜瑤老學長!

清華的記憶像校花紫荊

陳舜瑤(1936 級,土木)

我 1936 年考入清華大學土木系。抗日戰爭爆發後,就讀於長沙臨時大學,年底離校北上,輾轉去延安學習。隨後分配在中共領導下重慶十八集團軍辦事處和南京中共代表團工作。直到解放戰爭打響,才回到東北解放區,從事青年運動和教育工作。1953 年初,重返母校工作整整八年。1961 年又調到西北,主要做宣傳文教工作。幾經曲折,1981 年又調回北京,做政策研究工作,不久以年老從第一線退下來。這就是我離開清華後半個多世紀的簡單經歷。

1949 年清華老校友在沈陽合影。右起:陳舜瑤、宋平、何禮夫婦、薛公綽夫婦及子女

我在清華僅僅三個學期,卻影響瞭我一生。回想初入學時,也曾夢想災難深重的祖國有朝一日能夠站起來,我願為建國而努力。為此,我渴望學點建國真本領。但是,日本帝國主義步步緊逼,中華民族已經到瞭最危險的時候,我痛感救亡是最急迫任務,就和許多同學一起,投身到清華園裡如火如荼的救亡活動中。我們懷著憂國憂民的深情,參加各種報告會、時事討論會,熱烈討論時局動向和國傢前途。我們曾在燈火通明的教室裡為綏遠抗日將士趕縫棉背心。我們組織瞭海燕歌詠團,要學暴風雨前的海燕,呼喚抗日,大禮堂常傳出《松花江上》和《五月的鮮花》的歌聲。我們為瞭鍛煉自己,曾聚集在西山無梁殿,半夜爬上鬼見愁,坐在峰頂等待破曉。我也曾騎自行車沿著鄉間小路去婦女識字班教課,使我這在城市生長的學生初次接觸到農村。這段生活啟迪我選擇瞭自己的人生道路。

1990 年陳舜瑤參加級慶留影。前排左起:徐元冬、陳舜瑤、謝文(徐夫人);後排左起:李舜英、丁永齡、周元青

新中國成立後第一個五年計劃開始時,我重返母校,再同當年師長、校友、教師、職工、同學一起,實現我當年夢想,以滿腔愛國熱情,學習建設祖國的知識。改建的水工實驗室裡回響著新一代同學自己譜寫的建設祖國的豪邁歌聲,水利系師生真刀真槍做畢業設計,親自參加修築密雲水庫,這在過去是不可想象的。很多同學被安排到重點工廠實習,有機會接觸國內最新技術。每當我陪內賓、外賓參觀程控機床表演時(1958 年這還是新鮮事物),不禁想起當年我們金工實習時工廠裡的皮帶車床和電鉆。

新中國塑造瞭新清華,新清華又蘊藏著老清華的愛國傳統和優良學風,雖然從 1961 年起我離開清華已快三十年瞭,現在清華又煥然一新,幾乎難尋舊跡瞭,但是在我心中,清華的記憶像校花紫荊,紅紫芳菲,永不褪色。

我愛清華,我愛清華人。

精彩圖片
文章評論 相關閱讀
© 2016 看看新聞 http://www.kankannews.cc/